您现在的位置澳门庄闲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0578-85539256

海南省海口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深圳大道98号
未来制作公司将走向何方

  【线索征集令!】你吐槽,我倾听;您爆料,我报道!在这里,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,正视你的无奈。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,欢迎广大网友积极“倾诉与吐槽”!爆料联系邮箱:

  崔永元手撕娱乐圈的事件终于在长假期间尘埃落定:税务部门宣布查清了范冰冰“阴阳合同”等偷逃税问题,追缴税款罚款等超8.8亿元。实际上,近半年来影视行业风波不断,继国内6家头部影视公司发表联合声明抵制演员高片酬之后,有传闻称“限薪”将进一步蔓延至综艺节目。

  整体而言,曾经盛极一时的影视行业正面临正本清源,一时间俨然成了众矢之的。危墙之下,影视圈生态正重新改写,未来制作公司将走向何方,影视行业的投资机会又会出现在哪里?

  一系列监管措施,给影视公司带来的实质影响主要有两点:一是税务部门针对影视行业规范税收秩序的部署工作;二是明星“限薪潮”的升级和蔓延。

  税收规范方面,随着征收管理工作的日趋规范,预计影视内容公司普遍面临税负的上升。早前为了鼓励文化产业发展,税务总局和相关部门推出了多项税收优惠政策,其中最为大众知晓的便是新疆霍尔果斯。根据《关于新疆喀什、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通知》,自201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,自取得第一笔生产经营收入所属纳税年度起,五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。正是在这项政策的吸引下,无数影视公司前赴后继地赶往霍尔果斯:2015年时当地注册企业只有859户,随着资本涌入,2016年、2017年新增企业破天荒地达到了2490户、13349户。

  根据笔者统计,今年中报利润排名前十的影视行业上市公司中,平均所得税税率仅18.04%,大幅低于现行税制25%的水平。然而根据最新规定,霍尔果斯注册企业必须实体落地,有固定办公场地和相应办公人员,并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%用于当地投资。在经营成本压力之下,目前大量“皮包影视公司”选择了离开。

  如果说税收规范只是短期性的正本清源,那么“限薪潮”则从根本上动摇了行业的成长逻辑。目前,影视公司每年的业绩主要取决于两大要素:一是拍摄的作品数量;二是单部作品的价格。众所周知,影视是文化创意产业,产能往往具有刚性,成熟导演和制片人屈指可数,再优秀的公司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快速扩张制作团队,所以,过去几年业绩快速增长靠的还是作品价格的提高。

  以影视剧为例,头部剧2011年的价格不过10万/集,在市场的追捧下,2016年售价突破了900万/集,目前正在热播的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单集售价竟然达到了1500万/集,之前业内普遍预计头部剧未来仍能维持双位数的价格上涨。由于影视作品的业内定价是成本加成模式,制作公司核定完演员、制作等成本后,按照40%的毛利率折算后销售给播出平台。近几年影视作品价格的飞涨,本质上是由艺人薪酬的快速上涨推动的。因此,“限薪潮”的出现长期来看或许能让影视公司有更多的预算投入到制作成本中,从而提升作品的品质;但中期而言将意味着制作成本的回落,从而导致价格的下降,根本性地破坏了行业的成长逻辑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今年以来影视股的估值跌破了天际,唐德影视2018年估值仅6.7倍、澳门巴黎人慈文传媒仅9.4倍、华谊兄弟14.7倍。

  强监管下,内容公司俨然失去了独立发展壮大的机会,未来出路或需要依附于视频网站。影视内容公司的商业模式天然存在硬伤:浏览财报可以发现,影视公司资产负债表通常有规模庞大的应收账款,现金流量表中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经常为负,财务表现与市场广为诟病的神雾环保、三聚环保等竟异常相似,究其根本,影视内容拍摄采用也是类似建筑、环保公司的垫款模式:项目立项拍摄时,制作方通常只能收到总预算的两至三成,项目的回款往往需要等到内容播出之后,中间的时间差通常在一年以上,因此影视公司普遍面临现金流问题。

  早年受资本热捧的时候,公司还比较容易在资本市场上获得融资,如今严管下基本只能依赖于大股东的股票质押,可以看到,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普遍受到了大股东高额质押的困扰,比如近半年处在风口浪尖的华谊兄弟,大股东王氏兄弟已将其持有股份的85%质押。另外,考虑到创意行业具有的极高风险,叫好不叫座的事情时常发生,现金流困境之下大项目的失败将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创。往后看,本土内容公司越来越不具备独立发展的土壤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国内影视公司与大型传媒集团联姻的故事已悄然上演。3月11日,光线传媒发布消息称,公司将以33.17亿元的价格,全部转让所持新丽传媒27.64%股权给腾讯;8月13日晚,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在披露半年报的同时,公告拟收购新丽传媒100%股权,作价155亿元。新丽传媒是业界第一梯队的老牌影视剧制作公司,代表作包括《我的前半生》、《白鹿原》、《如懿传》等;而阅文集团则是中国最大的原创文学基地和IP供给方,旗下包括创世中文网、起点中文网、红袖添香、潇湘书院等。腾讯实际上是国内最大的传媒集团,此番新丽的加盟,实际上便是本土版的内容制作公司联姻大型传媒集团。考虑到当前国内影视公司日益困难的经营环境,预计类似剧情接下来还将轮番上演。

  考虑到短中期投资逻辑已被破坏,独立的影视制作公司已难寻投资逻辑。在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,影视制作公司的生存环境愈发恶劣,面临越来越多的投资风险,如股价下跌后大股东股票质押的风险、已拍摄作品难以播出导致的回款风险、重大项目踩雷的风险、演员片酬下降引发业绩下滑的风险等等。即便监管不再升级,这些风险也不会随之消失,影视制作公司独立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。

  当前影视内容公司唯一的机会或在于其有机会与大型传媒集团结盟。参照国外内容公司的发展路径,被大型传媒集团收购往往是其最终归宿。目前国内掌握渠道资源的大型传媒集团主要是BAT,如爱奇艺、腾讯视频以及优酷土豆三大视频平台。相信会有更多的影视公司加入BAT的阵营,其中,位处第一梯队中的华策影视目前与百度系的关系更为密切。

  此消彼长,影视公司的衰落或带领视频网站进入长景气周期。目前而言,掣肘视频网站盈利最核心的因素是高企的内容成本,随着明星“限薪潮”的落地,该问题或将迎刃而解。与此同时,由于当前影视制作公司经营越来越困难,接下来视频网站有机会以较低的成本收编业内出色的制作团队,这意味着平台自制能力的竞争力可能短期内就能得到快速的提升。目前视频网站付费用户的规模持续增长,未来单用户ARPU值也有望不断提高,视频网站中长期的投资逻辑正不断强化。

WebJS